工具

一个头盔打响527万美团外卖骑手的安全保卫战

时间:2022-05-08 03:27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4月25日,美团配送宣布今年将在北京、苏州、海口等城市投放10万顶第二代智能头盔。 这不是美团第一次在骑手头上动心思,2021年6月其在湖南、广东、辽宁、宁夏等省份批量投放第一代智能头盔。 一个信号是:超527万名骑手的安全成了管理大考,外卖战点从算法回...

  4月25日,美团配送宣布今年将在北京、苏州、海口等城市投放10万顶第二代智能头盔。

  这不是美团第一次在骑手头上动心思,2021年6月其在湖南、广东、辽宁、宁夏等省份批量投放第一代智能头盔。

  一个信号是:超527万名骑手的安全成了管理大考,外卖战点从算法回归到了人。

  数据显示,美团优选在过去一年投入成本不断增加导致亏损,拖垮了美团整体的利润。

  4月20日,美团优选相继退出新疆、甘肃、青海、宁夏四个省份。4月25日,美团优选发布公告,北京自提点将于4月26日暂停服务。

  同样亏损的,还有美团配送服务营收。2021年第四季度,配送带来的收入为142.5亿元,而餐饮外卖服务的配送成本为183.1亿元。配送业务营收不及成本,处于亏损状态。

  尽管过去一年美团餐饮外卖营收963.1亿元,同比增长45.3%,但研发投入成本也在增加。

  早在2016年10月,美团外卖内部就成立了W项目组,开始研发特定场景下的无人配送。

  最近几年,美团外卖相继在智能取餐柜、智能头盔、无人机、无人配送车等业务上布局,目的是为了提高配送效率,降低配送成本。

  据2021年美团的财报显示,前两个季度,美团研发投入分别为35亿元和39亿元,2020年全年研发总投入超过100亿元。

  无人配送成了美团的一次押注,也承载着未来外卖市场的想象力。2021年,美团无人机配送运力接入美团外卖App,与骑手协同提供配送服务。

  美团甚至喊出口号,2022年无人机将落地上海,率先在咖啡店、生鲜店等高度重视配送效率的商户中试水。

  除了美团,饿了么也在做智能化产品的布局。比如它推出了智能取餐柜、智能头盔、智能外卖柜等产品,包括接下来即将推出的智能餐箱。

  可以看到,外卖之争已经从业务层面卷到了技术端。而末端的争夺在于配送效率的提高。

  2021年,一位知乎网友发起了一个线年后,现在美团外卖和饿了么配送都非常慢,发生了什么?”

  对美团外卖来说,它眼前摆着一个天平秤,一边是骑手,一边是技术。如何平衡成了美团的难题。

  2020年9月,一篇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的报道风靡全网。外卖员疲于为系统打工,受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支配,随之换来的是平台不断增长的GMV数据。

  “没做好就是没做好,没有借口,系统的问题,终究需要系统背后的人来解决。”

  那么,美团是如何解决的?两条腿走路,一边发展无人配送业务,一边保障骑手的安全。

  为了保障骑手安全,美团推出了智能语音助手、智能头盔,减少骑手在送餐过程中因为看手机、接电话而导致的事故发生。

  “不用掏手机,就能通话和接单;自动识别暗光环境,并开启防碰撞预警;智能戴盔检测,提醒骑手戴盔。”一位美团配送负责人介绍近期推出的智能头盔。

  听起来,确实方便不少。但据伯虎财经了解,目前广州很多骑手并没有收到智能头盔的消息,甚至没有使用过。

  除了硬件上的优化,美团也在软件上做了调整。为了让配送算法更完善合理,美团邀请了包括骑手、外部专家等在内的利益相关方一同探讨配送算法和调整细节,并在部分城市进行了试点和用户调研。

  2021年9月以来,美团三次向社会公布了骑手配送相关算法规则,推动算法透明。

  目前,有两项正在持续迭代的调整:一是启动“出餐后调度”试点,即商家出餐完成后,再调度骑手到店取餐;二是推出“主动改派”功能,若骑手遭遇突发因素导致超时,骑手App会主动发起改派弹窗,骑手可自主决定接受或拒绝改派。

  2021年5月,一位骑手吐槽:1.缩水里程数,实际都要远1-3公里;2.系统乱派远程单,不接给停工;3.单价非常低。

  2022年2月,似乎算法问题依旧没有得到解决。比如,有骑手吐槽美团配送的路线规划问题,其建议“如果是新手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接完单之后建议直接下线,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下一单取餐会是在什么地方。”

  再一个,超时扣费也让骑手苦不堪言,“超时一单直接扣一半的配送费,例如5块钱配送费,直接扣2.5块。”

  平台配送效率低,只能施压骑手,骑手们苦不堪言,骑手与平台间的矛盾,由来已久。

  央视曾经曝光过大量外卖骑手的事故案例,有骑手被车撞倒后,第一反应是拿起外卖看洒没洒;有骑手因配送超时,在电梯中崩溃大哭。

  外卖和网约车似乎都在解决同一类问题:在骑手或者司机有限的情况下,如何在更短时间内准确完成订单。这个订单,对网约车来说就是送乘客前往目的地,对外卖来说则是把食物送到顾客手中。

  留给美团的问题是,配送端如何再快再快再快?2016年11月,美团创始人王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我们的口号“美团外卖,送啥都快”,平均28分钟内到达。他说,这是一个很好的技术体现。

  2016年,3公里送餐距离的最长时限是1小时,2017年,变成了45分钟。

  对骑手们而言,当无法靠个人力量去对抗系统分配的时间时,他们只能用超速去挽回超时这件事。

  尽管美团推出了系列的整改措施,但在骑手看来治标不治本。这种“高效率”换来的是骑手们的逃离。

  “干了20天离职了,要不是离职非常困难,一般三天就跑了。”一位骑手说道。

  众所周知,外卖业务赚的是辛苦钱,利润空间并不大,薄利之困是外卖业务不能忽视的痛。

  2020年,美团外卖的利润率只有4.3%,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,这一数字甚至下降到了3.3%,相当于每单外卖只赚到了0.2元。通过提升运营效率,美团外卖业务的利润率在第四季度提高到6.5%,但依然无法与到店酒旅业务相比。

  外卖利润薄,美团骑手成本却在不断升高,2021年达到了682亿元,而配送收入只有542亿元。也就是说为了维持平台运转,美团过去一年倒贴140亿元。

  从流程上看,用户点了餐就希望能按时送到,而骑手上了路就希望每趟路线能多配送几单,商家接了餐就希望骑手快来取餐,而外卖平台则关心如何以最小的运力承接最大的配送压力,最重要的是还能扛住高峰时段突如其来的订单量。

  事实上,用户、骑手、商家、平台的目标有时是互相矛盾的,满足了一方,势必会影响另一方。

  最直接的差异在于,网约车平台连接的是司机和乘客两方,服务主要是接人、送人两个环节。而外卖需要匹配的是一个多人多点的匹配问题。

  外卖特点是多方参与,而且整体流程很长。这意味着,对于技术而言,不仅是更多维度上的挑战,整体调度系统也会更加复杂。

  一般情况,美团外卖一个骑手手上最多有十几个订单,这意味着20多个取送餐任务节点,而路径规划的各种可能已经是天文数字。

  所以,如果一开始后台调配系统能力跟不上,就很容易出现骑手暂时接不到订单,而商家不得不“手动”通知骑手到店取餐,再通过小票的电话和地址送餐的尴尬。

  为什么无人可接?路线规划太远,超时还要扣一半的配送费,骑手自然而然就不想接了。

  为了倾听骑手声音,美团进行了“骑手恳谈会”、“申诉机制”、“产品体验官”等尝试。

  为了吸引更多骑手入驻,美团提供长期专属折扣餐及节日期间的免费骑手餐,同时为骑手发放观影、游园、K歌等骑手专属优惠权益。

  2022年,美团外卖更在其官网上上传了一份报告,内容是美团骑手权益保障社会责任。

  这里面就涵盖了同舟计划、站长培养计划、袋鼠宝贝公益计划、骑手驿站、骑手节等一系列的调整。

  从工作保障、体验提升、职业发展、生活关怀四个方面系统性加强对骑手的关怀。

  骑手的权益,过去一直备受非议。比如,最常被诟病的,外卖骑手没有社保、医保、工伤保险等保障。

  多位美团众包和专送骑手透露,公司没有为其缴纳社保。这导致骑手要么不缴纳保险,要么只能自费,在农村或老家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。

  这样的结果是,即使骑手发生意外,美团也不承担劳动关系方面的责任,转嫁了平台风险。

  2021年,美团的外卖佣金收入为963亿元,而付给外卖骑手的工资就达到了682亿元。

  按照北京的社保政策,公积金不是强制缴纳,单位缴纳五险的比例为养老16%、医疗10%、失业0.8%,生育0.8%,工伤0.4%。以此计算,美团需要为每位骑手承担的社保成本约为骑手收入的28%。

  通过682亿元(外卖骑手收入)乘以28%可以粗略算出,美团2021年大约支付社保为190.96亿元。

  美团2021年全年经调整亏损净额为156亿元,如果再算上190.96亿的社保支出,美团将整整亏损346.96亿元。

  显而易见如果美团给外卖骑手交社保,必定将陷入血亏的泥淖中。这是它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的情况。

  而一旦美团选择给骑手交社保,它只能选择从其他地方抽出更多利润来。比如提高商家佣金,比如降低外卖小哥提成,又或者提高外卖价格。商家、骑手和消费者可能同意吗?当然不。

  如何平衡骑手、商家、消费者三方的利益,对美团而言,这绝对是一场管理大考。

  这一次,美团推出智能头盔,看似是为了提高骑手的安全保障。但在一些骑手看来,连给美团做广告的袋鼠耳朵都需要骑手掏钱购买,美团推出安全头盔和蓝牙耳机,只会在骑手头上再薅一层羊毛。

  据伯虎财经了解,骑手每年都需要在装备上花费300-500元的成本,如骑手的冲锋衣外套、普通头盔、外卖箱等工作标配的设备。

  “我在路上,已经有好多骑手问过我这个智能头盔的价格问题了,但每个人的接受程度都不同。普通头盔大概六、七十块钱,对我来说,智能头盔价格翻一倍,哪怕再稍微高一点,我也都能接受。”

  一位首批蓝骑士智能头盔体验者谈道,他觉得使用智能头盔能够节省时间多跑两单,付出也是值得的。

  但对于普通的外卖骑手而言,是负担。“平常我们一单只赚个几块钱,如果智能头盔要花大几百块来买的话,那算得上是一笔沉重的负担,我可能无法接受。”

  从蓝牙耳机到智能头盔,无不看出美团在努力调整,但随着美团的疆土逐步扩大,尤其在港股上市之后,对营收增长、利润增长的要求成为重中之重。

  压缩配送时间、降低薪酬,甚至是对各个外卖站点施加严格的KPI标准,不达标的站长将会下台,从而形成从上至下一整套效率至上的工作氛围。

  这种绩效压力,最后导致的结果是越来越多的骑手加入到闯灯、逆行、超速的队伍当中。

  百团大战时代留给美团的启示:绩效高于安全。但如今,这套说法已经不适用了。

  美团外卖作为美团的现金牛业务,骑手是美团外卖的核心驱动力,把安全放在第一位,就意味着美团一定程度上需要舍弃绩效,对不断亏损的美团而言,这笔账不好算。

  而承载着美团外卖对未来畅想的无人配送业务,依旧处于探索阶段。一边是管理一个如此庞大的组织,一边是不断烧钱的探索,美团外卖的焦虑恐怕还需要时间来解答。

杭州银湖化工有限公司已形成生产化学中间体、化妆品专用助剂、油田化学剂、水处理剂、造纸化学剂、杀菌防腐剂、印染助剂等多领域七大系列的新型高新技术产品